昨晚的梦

做梦梦到自己突然被调到下沙监狱做驻监,被要求马上去报到,连通知杭州的地头蛇一姐的时间都没有。刚报到完出去吃饭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包厢传来一姐爽朗的笑声,马上端着才上的第一个菜烤鱼片屁颠屁颠跑去孝敬一姐 ,结果一开门,居然是XM和XL,还有一群不认识的,没有一姐,心里顿时无比失落,隐约听见他们讲什么投资之类,然后XM还介绍起不认识的人来,我都没心情听,只记得旁边坐的是个好安静的澳洲留学的妹子。然后不知怎么,就来到了第二梦,都是高中同学,有AD、AC、YY等,他们都成了跑步爱好者,还加入了个什么俱乐部,某天傍晚他们拉我去立交桥上一起跑,然后我一只脚死死踩住只有10公分高的护栏,生怕被人推下去,下面可是七八米高啊!这个梦中间还穿插了一个梦,梦见一姐喝酒了还开车,还睡着了,于是我就带她去休息了。第二天AL电话打来,说我的车造成了交通堵塞,害他堵了一个小时,原来我只照顾一姐,忘了把车停靠边,那里还是条非常小的路。然后就在不知道怎么跟AL解释的时候醒了……

关于我现在想说的一切

关于博客:博客我已经写了快九年,在这个域名下也已经有六年有余了。因为博客,认识了一堆要好的朋友,有见过的,也有从未谋面但引为知己的。这个博客曾经我也用心地经营过,但三年多前已经开始荒废了。有工作忙碌的压力,有生活现实的束缚,有文笔不彰的尴尬……总之,我已经不想笔耕不缀地在这片空间里瞎忙活了。但,我还是保持月更的习惯,为的是不想在月存档页里缺失一个数据,为的是不想回首往事,记忆里有一块缺角,这都是强迫症!

关于工作:去年考公上岸,拥有了一份别人眼里还算体面的工作,从事的也是自己想要从事领域。但实际中的苦逼,工资一般,天天加班,各种考核都是压力。偏偏……没啥抱怨的途径。

关于感情:曾经,听多了别人奇葩的相亲故事和相亲对象,恍惚间,自己也进入了密集的相亲阶段……不知觉间,自己也可能成了别人嘴中的奇葩的相亲对象……可能吧,我觉得我这貌似和所有人自来熟,实则格格不入得亲密的人处处迁就的性格,会让别人觉得不好相处吧。因为之前的经历,现在总还有患得患失的毛病,好不自信又只好拿自负来伪装,典型的外强中干。有时定位错误,有时需求错位,所以也是败得一地鸡毛……相亲路漫漫,但总得出门找,幸福和妹子不会从天掉下来。

关于朋友:有些朋友远了就淡了,不联系时间长了,想再热络就难了。最近去小文姐姐的婚礼就是这种感受,觉得挺不是滋味的。

关于最后:曾经博客里也是热热闹闹的,现在冷冷清清,写东西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认真,更多只是一个宣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