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现在想说的一切

关于博客:博客我已经写了快九年,在这个域名下也已经有六年有余了。因为博客,认识了一堆要好的朋友,有见过的,也有从未谋面但引为知己的。这个博客曾经我也用心地经营过,但三年多前已经开始荒废了。有工作忙碌的压力,有生活现实的束缚,有文笔不彰的尴尬……总之,我已经不想笔耕不缀地在这片空间里瞎忙活了。但,我还是保持月更的习惯,为的是不想在月存档页里缺失一个数据,为的是不想回首往事,记忆里有一块缺角,这都是强迫症!

关于工作:去年考公上岸,拥有了一份别人眼里还算体面的工作,从事的也是自己想要从事领域。但实际中的苦逼,工资一般,天天加班,各种考核都是压力。偏偏……没啥抱怨的途径。

关于感情:曾经,听多了别人奇葩的相亲故事和相亲对象,恍惚间,自己也进入了密集的相亲阶段……不知觉间,自己也可能成了别人嘴中的奇葩的相亲对象……可能吧,我觉得我这貌似和所有人自来熟,实则格格不入得亲密的人处处迁就的性格,会让别人觉得不好相处吧。因为之前的经历,现在总还有患得患失的毛病,好不自信又只好拿自负来伪装,典型的外强中干。有时定位错误,有时需求错位,所以也是败得一地鸡毛……相亲路漫漫,但总得出门找,幸福和妹子不会从天掉下来。

关于朋友:有些朋友远了就淡了,不联系时间长了,想再热络就难了。最近去小文姐姐的婚礼就是这种感受,觉得挺不是滋味的。

关于最后:曾经博客里也是热热闹闹的,现在冷冷清清,写东西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认真,更多只是一个宣泄方式。

爱/不要爱我

以前,每有人对我说“你没有经历过,你不知道”,我都很想煽对方两巴掌——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现在……我只想逃避这个话题。以前,我如果不慎做过谁的人生、感情导师,现在,请一定要帮我一起忘记。确实,我是个内心不够坚强的人,一如老罗所说的,“激烈的理想主义者与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其实只有一步之遥,激烈的理想主义者理想太纯粹,如果他脆弱的话,理想破灭的时候就很容易蜕变成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在爱情的这条道路上,现在我不知道该定义自己是虚无主义者还是现实主义者,或者其实二者在他人眼中本无区别。

看了一些人,也没看明白什么,更没看明白自己。我想要的是爱情还是纯粹的一段安全可靠、坦然充实的关系,那些陌生的人,没人能勾起我的欲望。我对她们投之以热情,更多的希望只是有个凭靠、借口,证明自己还能够爱上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如果能顺利得到一段可以的感情就更好了。

而往往,两者我都没能做到或把握好。

或许,现在我应该换个状态思考,凭自尊高傲地活下去。该这样说,活在过去,是可恶而愚蠢的;而否定自己过去的愚蠢,是成长。该把那些存在于概念中的事物都放下了,“和爱的人谈恋爱,和合适的人结婚”、“感情和默契都是可以培养壮大的,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时间,不必神化爱情,也不必妖魔化生活……结婚不一定是因为相爱,不一定是为了成全爱”,以前完全不能赞同的观点,现在已经完全坦然接受如已出,还试图传播出售。所以,别再提我以前写的文字了,那些只是属于署名跟我一样的我,而已经不再是我。

以前我固执,现在,我偏执。

请一定不要治好我的偏执,因为我的自尊和高傲能让我坚强……

驾照路考记

自从驾照报名以来,已近一年……之所以拖拖拉拉的原因就不讲了,说多了,都是拖延症。
一路来顺风顺雨的,除了被教练间歇性训骂外,科目一、二都一性过,终于到了科目三,又称路考或大路考,伴随着小伙伴们善良地祝福——“一定会补考哦~”,18号上午,与教练还有另两位考友共赴远在70多公里的考场——温州某市郊。
一路上四人轮流开车来到考场,教练在车上也是各种嘱咐。吃过午饭,去场地练习,这里说明下,另两位考友上了点年纪,一男一女,科目二都是两次才过,科目三已经掉过一次,科目三分机考(又称智能化考试)和人工考,分别在不同的场地,而他们是机考,我是人工考。所以18号下午一部分时间,还有19号一天都是他们在机考场地练习。于是我跟教练练了两个小时多,就屁颠屁颠走了,去跟市区的小伙伴们汇合。
然后……18号晚上就是我大“高三四班”温州分舵2014年第一次大会,大会选举产生了以好好同志为中心的新一代中央……咳咳,扯远了。在CR,就是好好他爸,家里一群怪叔叔阿姨围着几个月大的好好有说有笑,可怜的好好被这群怪叔叔怪阿姨抱来抱去不说,还给他爹当智能玩具秀给大伙看……一顿饭饱后,CR提议去酒吧嗨皮,这提议真是,太棒了!在小区里稍走一小段就到了酒吧,四男二女,除了WJJ同学,五人喝了12瓶,C姐的摆在门口的死飞还引来了一位同好的大叔的好奇。饭饱酒足,与MY还有C姐步行回家。
MY今年喜得一子,都说“一孕傻三年”,从MY的健忘上看,也应该适用到爸爸身上……想起前年也在MY的房间里借住了两天,那时他老婆还只是女朋友,聊过那段时间,MY这二货已经忘光了……
19号早上,小睡了个懒觉才起来,一路悠闲愰到五马街附近,在纱帽河的小茶悦会点了杯红豆奶茶,因为杯的上部有层厚厚的奶油,刚开始怎么也喝不到下面的奶茶,后来发现,奶茶的热量融化了奶油后,不仅可以喝了,味道还更好,真是土败了自己。中午在开太旁边的大唐会号WJJ还有WJ一起吃午饭,饭后一起陪WJJ同学去一医拿药。然后到WJJ家里装桌子,我真是何苦叫女土豪买这桌子,装完后右手四个水泡。跟土豪吃完晚饭,又跟教练汇合。
我这一幅淡定样让教练有点生气,怕我不过,20号早上五点半就叫起床又练了一个多时候的场地……而前晚,我在驾考宝典上跟科目四的模拟考试拼命,因为怎么都考不到100分……而同房间的考友同样也在奋战中,我上床后他还在电脑前盯着屏幕上的题目苦思冥想……可恶的是,他没关掉音响,时不时有意外的广告声音出来,我在要不要起床帮他把声音关掉与期待他马上休息间纠结了好久之后,他终于也去休息了。可恨的是,他一上床就马上睡着了,紧接着是震天的呼噜声……
第二天,路考还算顺利,虽然有点小状况,但也如愿通过了……然后科目四通过后就直接拿证了。终于这小一年的考驾路程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