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现在想说的一切

关于博客:博客我已经写了快九年,在这个域名下也已经有六年有余了。因为博客,认识了一堆要好的朋友,有见过的,也有从未谋面但引为知己的。这个博客曾经我也用心地经营过,但三年多前已经开始荒废了。有工作忙碌的压力,有生活现实的束缚,有文笔不彰的尴尬……总之,我已经不想笔耕不缀地在这片空间里瞎忙活了。但,我还是保持月更的习惯,为的是不想在月存档页里缺失一个数据,为的是不想回首往事,记忆里有一块缺角,这都是强迫症!

关于工作:去年考公上岸,拥有了一份别人眼里还算体面的工作,从事的也是自己想要从事领域。但实际中的苦逼,工资一般,天天加班,各种考核都是压力。偏偏……没啥抱怨的途径。

关于感情:曾经,听多了别人奇葩的相亲故事和相亲对象,恍惚间,自己也进入了密集的相亲阶段……不知觉间,自己也可能成了别人嘴中的奇葩的相亲对象……可能吧,我觉得我这貌似和所有人自来熟,实则格格不入得亲密的人处处迁就的性格,会让别人觉得不好相处吧。因为之前的经历,现在总还有患得患失的毛病,好不自信又只好拿自负来伪装,典型的外强中干。有时定位错误,有时需求错位,所以也是败得一地鸡毛……相亲路漫漫,但总得出门找,幸福和妹子不会从天掉下来。

关于朋友:有些朋友远了就淡了,不联系时间长了,想再热络就难了。最近去小文姐姐的婚礼就是这种感受,觉得挺不是滋味的。

关于最后:曾经博客里也是热热闹闹的,现在冷冷清清,写东西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认真,更多只是一个宣泄方式。

爱/不要爱我

以前,每有人对我说“你没有经历过,你不知道”,我都很想煽对方两巴掌——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现在……我只想逃避这个话题。以前,我如果不慎做过谁的人生、感情导师,现在,请一定要帮我一起忘记。确实,我是个内心不够坚强的人,一如老罗所说的,“激烈的理想主义者与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其实只有一步之遥,激烈的理想主义者理想太纯粹,如果他脆弱的话,理想破灭的时候就很容易蜕变成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在爱情的这条道路上,现在我不知道该定义自己是虚无主义者还是现实主义者,或者其实二者在他人眼中本无区别。

看了一些人,也没看明白什么,更没看明白自己。我想要的是爱情还是纯粹的一段安全可靠、坦然充实的关系,那些陌生的人,没人能勾起我的欲望。我对她们投之以热情,更多的希望只是有个凭靠、借口,证明自己还能够爱上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如果能顺利得到一段可以的感情就更好了。

而往往,两者我都没能做到或把握好。

或许,现在我应该换个状态思考,凭自尊高傲地活下去。该这样说,活在过去,是可恶而愚蠢的;而否定自己过去的愚蠢,是成长。该把那些存在于概念中的事物都放下了,“和爱的人谈恋爱,和合适的人结婚”、“感情和默契都是可以培养壮大的,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低估时间,不必神化爱情,也不必妖魔化生活……结婚不一定是因为相爱,不一定是为了成全爱”,以前完全不能赞同的观点,现在已经完全坦然接受如已出,还试图传播出售。所以,别再提我以前写的文字了,那些只是属于署名跟我一样的我,而已经不再是我。

以前我固执,现在,我偏执。

请一定不要治好我的偏执,因为我的自尊和高傲能让我坚强……